欢太畜牧养殖网 分析预测 原料奶反向压价乳企与奶农的产业链博弈

原料奶反向压价乳企与奶农的产业链博弈

原料奶反向压价乳企与奶农的产业链博弈 ??? 借着CPI上涨,乳制品产业的上下游企业正在开始新一轮价格博弈。 2月底,新疆一些乳品企业“抱团”压价收奶,造成奶农卖牛应对。风波未定,近日,又有媒体曝光,在新疆最重要的奶源地乌昌(乌鲁木齐、昌吉)地区,旺旺集团新疆总厂等6家乳品企业签约“抱团”降低鲜奶收购价格,导致奶农利益受损,一些奶农开始变卖奶牛。 逆势反向压价 按说,由于年初CPI高位运行,目前喂养奶牛的饲料价格同比增长近50%,原料奶继续提价理应是趋势。有关人士分析称,因为乳制品企业同样难抵成本上升压力,反向压低原料奶采购价格,腹背受敌的奶农可能弃养或缩减奶牛饲养数量,进而导致原料奶供应的进一步紧张。 在黑龙江和新疆这两个国内主要的奶源基地,一些乳品企业签约“抱团”降低鲜奶收购价格。 据昌吉回族自治州畜牧兽医局向媒体介绍,2月20日,旺旺集团新疆总厂、新疆盛和乳业、新疆西域春乳业有限责任公司、新疆维维乳业、乌鲁木齐伊利乳业、金牛公司盖瑞乳业等6家乳品企业,签订“守信之约”,将2007年10月以来企业原料奶每公斤2.9~3.3元的收购价,降至每公斤2.8元,“下不保底”。 黑龙江省奶业协会则在5月19日发布消息称,4月份以来,气温升高,奶牛产奶量增加,但部分地区的乳品企业又开始拒收或限收原料奶,损害奶农的利益。调查显示,4月份全省原料奶最低价为2.2元/公斤,最高价为3.4元/公斤,原料奶平均生产成本2.26元/公斤。目前奶牛饲养成本仍处于高位状态。 昌吉回族自治州畜牧兽医局调查认为,当前乌昌地区奶制品价格已大幅上涨,且奶源供应仍然紧张。乳品企业“抱团”压价,是利用自身强势地位扩大利润、转嫁风险的不正当行为。 博弈或损害产业 媒体记者走访新疆奶牛大县呼图壁县了解到,一些有经验的奶农已意识到这种风险,开始大量出售奶牛。在呼图壁县园户村镇园户村养殖场,养殖大户尹少泉说,2000年以来,他们经历过几次奶牛发展的“波峰”“波谷”,“波峰”之后必然是“波谷”。奶价高的时候,奶牛可以卖个好价钱,奶价低的时候,奶牛根本就卖不出去。因此,他家60多头奶牛,去年元月前后已经卖了20多头。整个养殖场的300多头奶牛,现在已卖得只剩下不到200头。 业内专家认为,一方面,今年国际国内奶粉市场疲软,对新疆奶粉需求减少;另一方面,因地处偏远,新疆液态奶消费市场相对独立,鲜奶制品难以远销外省。在这两种因素的压力之下,乳品企业转嫁市场风险,将造成奶农生产的鲜奶相对“过剩”。 市场自我调节功能 广东奶业协会副会长王丁棉称,在目前一些地区原料奶价格微幅回落的情况下,下半年将掉头回升。如果部分乳制品企业继续压低原料奶采购价格,导致奶农亏损,甚至弃养,可能进一步恶化乳制品企业的成本压力。 王丁棉介绍,目前对奶农来说,最重要的压力来自饲料成本的大幅上升。受今年初的冰冻灾害影响,南方的玉米秸杆目前价格达到240元至250元/吨,比去年同期增长了50%至60%。此外,杂草、玉米、豆粕、麦麸等饲料价格也都有不同程度上涨,加上奶牛饲养工人的工资上涨,运输流程的汽油柴油价格上升,奶农饲养成本大幅增加。 这种情况下,市场自我调节的后果是,一旦原料奶收购价格受到乳品企业的集体压制,奶农可能弃养。最终是原料奶供应减少,采购价格上升,进而加剧下一阶段的乳品企业成本压力。无疑,提议压低原料奶价格的乳制品企业会“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”。 “我们也很理解这些乳品生产企业的压力。但是传导压力不应该单纯依靠压低上游产品的采购价格,这是企业短视的体现。”王丁棉表示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欢太畜牧养殖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作者: 5vedi3mT

上一篇
下一篇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898-888816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email@wangzhan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